2014年05月21日

深矿井里的17年人生:没有阳光和信号却有踏实与坚守

  伸手不见五指的矿井里,没有阳光、没有信号,只有震耳欲聋的铲运车的轰鸣声,潮湿的石壁上贴着“405”标识牌――这里位于地下405米。

  党的十九大代表黄文宣在此坚守了17年,42岁的他是黔桂交界大山深处广西华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铜坑矿里的矿工。5000多个日日夜夜,黄文宣每天都在这样的工作8个小时,从井下采矿铲运机司机到全国劳动模范,凭着踏实与坚守,他在平凡岗位上正走出不平凡的人生。

  铜坑矿是一家国有企业矿山。曲曲折折的矿井隧道,如同一座迷宫。瘦弱的黄文宣穿着长靴,在坑洼积水的矿井里勘查。前方偶有碎石落下,“轰”的一声,黄文宣顺着灯光照过去,“有些地方不能走,我要每天勘查确保安全。”

  地下400米,、潮湿,偶尔能见到微弱灯光,机器作业声音震耳欲聋。从塔山英雄团所属的部队退伍回乡的黄文宣,在这里当了15年的铲运车司机。

  采场作业区是新开凿的一条狭窄巷道,噪音、粉尘、废气积压。上车前,黄文宣全副武装,换上工作服,戴上安全帽、口罩,背上应急装备,开着略显“笨重”9米多长的铲运车,在狭窄的矿道穿行,将矿石运出。

  柴油发动机所产生的巨大声音在狭窄的巷道内回响,车子排出阵阵热浪和粉尘。在作业区里5分钟,黄文宣冒汗,口罩让人呼吸有些困难,沾满汗水和粉尘的矿工服又粘又重。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整个矿道里都是机器的轰鸣声,铲运车来了又回,周而复始。“每年要下井310多天,每天工作8个小时。”黄文宣说,工作一整天,都是一个人,连说话的人都没有,在井下呆久了,会忘了时间。

  井下有简易食堂,挂着“405井下食堂”的牌子,这是整个矿井唯一能见到光亮的地方。但为了更快出矿,黄文宣每次吃饭只花半小时,便立刻回到中的岗位上去。

  勤奋与结出一个个硕果:2008年,黄文宣个人出矿5.18万吨,完成计划任务的140.3%,成为铜坑矿井下第一个“出矿状元”。2009年和2010年,黄文宣又完成计划任务的126.4%、161.66%,一年干了一年半的活……在铲运机司机岗位上,黄文宣连续11年超额完成生产任务指标。2015年,黄文宣成为矿井的值班长,他带领全班出满勤,干满点,出矿量保持第一。

  无怨无悔的付出、常年累月的,带动着这家国有企业矿山快速发展,也给黄文宣带来了诸多荣誉――广西“五一”劳动章、全国“五一”劳动章、全国劳动模范、党的代表。今年,黄文宣当选为党的十九大代表。

  在矿井下,许多工人不愿当铲运机司机。“这个岗位是最苦、最累的,傻子才去干呢。”一名矿工说。

  黄文宣刚进入铜坑矿时,偏想当铲运车司机。他说,他在井下的师傅告诉他,再苦的岗位,也要有人坚守。

  “我参加过1997年西江抗洪救灾、1998年长江抗洪救灾,荣获过优秀士兵嘉。如果人人都挑肥拣瘦,企业怎么发展?”黄文宣说,他向工区长主动申请,当一名铲运机司机。

  可铲运机司机是技术活,非常难学。黄文宣是班上最刻苦的人。经过6个月的井下操作实习,黄文宣如愿拿到铲运机驾驶证,成为铜坑矿实习时间最短、掌握技术最快的铲运机司机。

  在工作之余,他学习充电成为中南大学一名函授,圆了多年的大学梦。2010年6月,黄文宣加入中国,成为铜坑矿历史上第一个的企业农民工。

  “他是‘老实人’,啥苦活、累活都自己顶上。别人想找他换班,只要开口,他都会同意,从不为自己考虑。”出矿区党支部刘业飞说,他心里总想着别人的难处。

  一次,黄文宣下班,好不容易坐班车回到城区。刚到车站,一名当晚需要下井的工友,打来电话想跟黄文宣换班。黄文宣在家扒了两口饭,就坐上了回矿上的班车。“问他为啥这么‘老实’,他总说,工友们家里不容易,能帮就多帮些。”刘业飞说。

  “脏活、累活总抢在前面,出矿的业绩永远不愿落在后面,他是工友们心里最尊敬的人。”一名工友说。

  黄文宣的爱人卢桂香是广西河池市第三人民医院手术室的,距离黄文宣的矿上不到100公里,但都是山,班车不算多,回一趟家挺费劲。夫妻俩聚少离多。每次提起黄文宣的工作劲,卢桂香既心疼又委屈。

  记者见到卢桂香时,她刚从医院出来。她说,黄文宣勤劳、踏实,特别有安全感,因此俩口子谈恋爱不久很快就结婚了。如今黄文宣在井下,她总担心丈夫的安全,每次下井前和出井后,她都让黄文宣打个电话或发条微信。

  这些年,黄文宣夫妻俩有时1个多月才能见一次面。黄文宣说,他这辈子注定要扎根矿山了,孩子长大的这些年,他没太多照顾,最的是家里人。

  卢桂香说,这些年,一家人只外出旅游过一次,而且是全家老小集体向丈夫“施压”,让他请了假,才完成全家一起旅游的心愿。

  虽然委屈,可有时安静下来,卢桂香又试着理解丈夫,“自从相识后,他一直就是这样勤劳踏实工作,任何岗位总得有人去干、去付出。”

  卢桂香说,今年暑假,儿子一直说希望爸爸能带他去游一次泳,可黄文宣在矿井的工作太辛苦,回到家经常倒头就睡,儿子不忍打扰。眼看着夏天就要过去了,孩子还没被爸爸带去游泳呢。